首页 被爱打败 下章
第四章
 若芽一口咬着土司,一边作着白梦。看到她这副模样,方以律鲜少出现的同情心又冒出来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碰到若芽,他就突然变得非常有人,他不V喜欢看到她皱眉头、伤脑筋的样子。

 为什么?难道只为了欠钱的人不是她,而是她那个没心没肺的男朋友?不管了,总之,他觉得她可怜,便想帮帮她。“你大学读什么系?”“我没读大学。”“什么,你连大学都没读毕业?”

 “你于嘛这么瞧不起我!”他这是什么眼神?“要不然你有读过大学吗?”若芽睨了方以律一眼,而他那个样子…喝!不会吧?“你真的读过大学?有毕业吗?”

 “有。”虽然他也不晓得自己于嘛这么幼稚,这种事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你的命真好,不像我,从小在‮儿孤‬院长大,到了十五岁,就得自己出来自立更生。我能养活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还谈什么读书呢!”

 说起自己的身世,若芽就哀声叹气的,事实上,她是T大企管系毕业的,不过,她干嘛跟他讲?对她又没有任何帮助。若芽不知道她愈是这样说,方以律就愈觉得自己很可恶。

 她的身世这么惨,长大了,想要有一个家,却遇到一个负心汉,拿着她的‮份身‬证跟‮行银‬借钱,最后爱情没了,梦碎了,他不同情她,还落井下石,跟她要钱…方以律想要帮若芽的心变得更强烈了。

 “你会什么?”“什么都不会。”好理所当然的口吻,方以律当场气炸。“那你还要去应征!”“先生,我是去应征当清洁工。这个不需要学历吧?”

 “你要去当清洁工!”他的口气一下子软了下来“你有没有搞错?你在我家清洁、打扫得还不够吗?还要到外头去做同样的工作。”

 “要不然呢哦这样的学历到外头还能找什么工作?”她看了他一眼“你好像很同情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既然你这么有同情心,为什么不放了我?别追着我要钱了,你明知道欠你钱的人不是我。”

 “但,他是你的男朋友。”该死的,他又来了!若芽恨极了。“我要是早知道他会这样,我当初就不会爱上他。大爷,我错了行不行?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这件事行不行?”

 “行,可是你以后也别再提欠钱不还的事,我不管欠我钱的人到底是谁,总之,我就是要钱、要钱。”

 他很强调,好像他要不到钱。就不会善罢干休似的,他这副模样看得若芽气的。

 她原本以为只要扮扮可怜,他就会同情她,没想到他同情归同情,但还是很有脑子的,不像她,傻傻的被男友拐了四百万,想到就心痛啊!

 “早餐你请慢用,我要去应征了。”“等等!”他拉住她。

 “干嘛?”若芽心里一喜,以为他反悔了,以为他要帮她了。没想到他开口却是跟她说:“把碗洗了再去。”呿!这个没良心的。“我快来不及了。”

 “来不及就算了,我另外找个工作给你。”喝!另外找个工作给她!若芽‮奋兴‬地折回来,整个‮子身‬趴在桌上,过大的领口出一丁点的春光,但她浑然不觉,她只觉得他还有良心的。

 “你要介绍什么工作给我?”方以律很有君子风度,一看到若芽出来的春光,便站起来,目不斜视。

 “你在干嘛?我在问你话耶!”若芽跟着站直‮子身‬,跑到他面前,仰着‮奋兴‬的小脸追问“你要替我找什么工作?轻松吗?我可告诉你哟!太难的我不会,钱太少的我也不要。”

 “工作不会太难,只需要接接电话。”“喔!是总机‮姐小‬啊!这很适合我,因为大家都说我的声音很好听。”不管他说什么,总之先把自己夸一下再说“不过,总机‮姐小‬薪水高吗?”

 “你想要多少?”“一个月至少要五万吧!”“你去抢吧!”“我也很想啊!但,我没有你那种‮份身‬背景,所以我不敢。”她一副很惋惜的表情,看得方以律差点把她给掐死。“好吧!就五万。”省得她一天到晚在外头闯祸。

 “你说了就算?”“是的,我说了就算。”“你跟老板很吗?”“我就是老板。”“什么,你就是老板!”怎么,她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得跟他绑在一块啊!”等等,你那是什么公司?先说好,杀人放火的事,我可不做、就算只是接接电话,但,我的胆子很小,要我跟别人谈判,我做不来。”

 一想到他的‮份身‬,他开的公司,铁定跟诈骗集团和黑道不了关系,她这么单纯,怎么可能做这种为非作歹的事。

 “你不需要跟人谈判。”“那我需要做什么?”“过滤电话。”就这样?”“是的。怎么,你看起来好像很吃惊的样子,是不是觉得光是接接电话,一个月就有五万块可以拿很心虚?”

 “哪有!你想做什么?减薪吗?不行,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走吧!我们快去公司。”

 她拖着他,就怕他突然反侮,不用高薪请她了。“等等,我还没吃早餐呢!”

 “还吃什么早餐!这种早餐一点都不丰富,你忍耐一下我待会儿找个个生机饮食早餐店,买个既营养又丰富的早餐给你“你也知道你的早餐既不营养又不丰富啊!”他挪揄她。若芽脸皮厚,现在只要有钱赚,管夜班说她什么,她都可以忍受。“对了,你的公司是做什么的?”

 “保全。”黑道人物开保全公司!“你该不会是想趁着地利人和之便,趁火打劫吧?”“什么意思?”

 “就是趁着主人不在的时候,派你的属下去偷人家的东西。”“你是猪啊!这么做岂不是会破坏我的公司名誉?你觉得我那样做,生意会好吗?”

 “我哪知道,我只是依常理推敲嘛!”“依常理推敲!”她不说,他还不气,她愈说,他愈是生气“你到底以为我是什么样的人?”

 “坏人啊!”“我是坏人?”“你良为娼耶!还不算是坏人吗?”“我哪有良为娼!”

 这个死丫头,干嘛随便诬蠛他。“你哪没有?我就是一个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你还敢睁眼说瞎话。”啧!这个人实在太不可取了。

 “走了啦!时间不早了,该去上班了。”若芽伊然一副她才是老板的架式。她这个样子,差点把方以律给气晕。他一定是鬼了心窍,才会觉得这个死丫头可怜。

 ***当总机的第一天,若芽就忙得不可开,不是因为公司生意好,而是因为方以律的女人太多。

 上班才短短不到三个钟头,就有形形的女人…她光是听声音,就知道她们是不同类型的女人,打电话来找方以律。

 而那个男人也真够狠的,对那些女人,他理都不理。若芽觉得很奇怪,这些女人是怎么了?干嘛直巴着方以律不放?她们不知道方以律的‮份身‬背景吗?

 若芽试着问看看,役想到那个女人说她知道。“知道你还爱!”这个女人头脑坏掉啊?“可是,你不觉得他这样很有男子气概吗?”

 “男子气概!”若芽的脑子顿时像是被雷击中般,呈现一片空白。“嗯!而且他生气的时候还很有个性,很帅。”那个女人一说到方以律,口气立刻变得如痴如醉。

 这卞子若芽终于知道了,这个女人有被狂,才会任由方以律这样糟蹋她的感情,她还痴心不悔。方以律既然委任她当总机‮姐小‬,她就有必要救他,让他免于这种水深火热之苦。她开始以“过来人的经验”

 …当然是假的过来人,劝这位‮姐小‬早回头是岸。“我是看你颇得我的缘,才好心劝你一句,事实上,我们老板不是不爱你,而是…”

 若芽故意说得神秘兮兮的,害那位‮姐小‬很好奇。“是什么?”“他是无能为力。”“无能为力?怎么说?”

 “他怕跟你交往后,你会发现他不行。”“不行!”那位气质一向很好的‮姐小‬突然尖叫,花容失地问若芽“他什么事不行?”

 “哎哟!‮姐小‬,这话需要我讲白了吗?你这样会害我很难做人耶!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是要劝你及早回头是岸,别把大好的青春浪费在我们老板这里。”

 “你…你确定吗?”确定她的老板真的不行?“期在这里工作将近四年了,怎么会不确定。”“你在那里工作四年了?”

 “嗯!”若芽说谎脸不红气不。“我之前怎么没听过你的声音?”“因为我不在这个部门工作。”“那么你在哪里工作?”‘在老板家当女佣,所以我才清楚他的隐疾。

 我冒着被我们老板开除的危险,把这个秘密偷偷告诉你,你要是不信,那也是你的自由,但,你可别出卖我,我是为你好耶!”

 “我明白,我绝对不会出卖你的,你放心好了。”若芽虽看不到那位‮姐小‬的表情,但听她的口气,好像很感激她似的。

 说完,两人便挂断电话。若芽突然觉得这一招好用的,于是接下来,不管哪个狐狸打电话来,她一样比照‮理办‬,说着相同的秘密吓死那些倒追方以律的女人。  M.swSWxs.COm
上章 被爱打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