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被爱打败 下章
第八章
 “那是你的职责OK?”别想把帐赖在他头上。“我会帮你马杀,我技术很好的哟!你想不想试一试?”说着,她的手就爬上他的头。

 “不用了。”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方以律早有心理准备,这一次他才不上她的当“我不需要你帮我马杀。”

 “但,我需要你当我的闹钟,不然我明天会起不来,我会肥死,会被你唾弃,而你会一辈子爱着你大嫂…”

 “你干嘛扯到我大嫂身上去?”“因为那是事实啊!”只要她没变美一天,他的心就会执着在他大嫂身上一天,所以她想来想去,觉得把自己变美、变漂亮是当务之急。

 “方以律…”若芽窝在他怀里跟他撒娇“你帮帮我吧哦以后会好好报答你的。”至于要怎么报答他,她现在还没想到。“你帮帮我吧!”她求他。方以律被若芽鲁得一个头两个大,最后只好点头答应。

 “不过,先说好,如果你赖,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我会使出很狠的手段叫你起。”“比如说?”“用水泼你或是掐你眼皮…”

 “哇!这么狠!”听到他的手段一点都不怜香惜玉,若芽就哇哇叫,直用手捶他。说他对她一点都不好。

 亏她还这么喜欢他,为了讨他心,甚至想把自己变得美美的,而他却一点都不懂得她的苦心,还欺负她,呜…若芽想了就觉得委屈。

 “你怎么说哭就哭?”“因为你对我一点都不好。”“我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谁晓得你会当真!拜托,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用水泼你吧?”

 “你说得那么认真,谁知道你会不会啊?”他愈是哄她,她哭得愈大声。方以律将若芽搂进怀里,突然间,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懂女人,为什么一丁点的小事,若芽也能哭得很伤心?

 她明明不是这么容易感伤的女孩才对啊!“别哭了…”但,他还是哄着她,就像男人爱女人一样,尽其所能地讨她心“今天带你去吃大餐,好不好?”

 “你没良心,都知道我要减肥,才说要带我去吃大餐!”“我都说了,你不需要减肥,我觉得你这样已经很好了。”“真的?”“真的。”“连我的小肚肚,你都觉得很好?”

 “嗯!”方以律很认真地点头。若芽觉得这是全天底下最美的谎言了,所以她终于笑开了眼。“开心了?”“你愿意哄我,我就开心。”“那是不是不需要减肥了?”

 “不,开心归开心,但,还是要减肥。”这根本是两回事,哪能混在一块谈。“明天早上五点叫我。”

 “五点!”天哪!让他死了吧!第二天,方以律果然起了个大早,五点一到。就去若芽房里叫她起

 谁知道那个丫头昨天才信誓旦旦地说,她要减肥、她要瘦下来,今天却躺在上耍赖,说她还要再睡,甚至说他再吵她,她就哭给他看诸如此类的。

 遇到若芽,方以律觉得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真的想拉着她的耳朵,把昨天她说过的话,倒带再说一遍给她听。

 但,看到她睡眼惺松,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方以律便心软了,他心一软,就任由着她赖

 最后,他还迷糊糊地爬上她的,两人相依偎着睡得既香又甜。

 若芽一起,睁开眼便瞧见方以律睡在她的身边,那种感觉很奇怪,一股暖涌上心口,好像他合该一辈子躺在她身边似的,让她既心安又感动。

 这下子,若芽更是笃定,自己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方以律,因为光是看着他的睡脸,她的内心便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足,像是单单这样看着他的睡脸一辈子,她都甘愿。

 所以她要对他好,她想要他像她一样无可救药地爱上她。于是若芽悄悄地下,像个贤良母似的,开始着手早餐。三明治里头有火腿、有蛋、有起司,她另外还了杯营养分的果汁。

 方以律起后,看到桌上丰盛的早餐,吓得脸色惨白,直说:“我早上五点不到就起了,你不知道吧?我发誓我真的有叫你起,不然我也不会睡在你的上!是你自己贪睡起不来的,你不能怪我。”

 方以律边解释,边把那丰盛的早餐推离自己眼前。他觉得里头一定加了什么怪东西,不然若芽干嘛对他这么好?她从来没对他这么好过!“你怕什么?”“怕你在早餐里下毒。”

 “我哪来的毒啊!”“要不,就是你吐了口水,对不对?”方以律开始在早餐里找罪证,他那副模样看得若芽一肚子火。

 “你很奇怪耶!干嘛把我想得这么坏?”“那是因为你一直对我不好,突然大献殷勤,其中一定有诈。”

 他还把早餐拿起来闻一闻。若芽超不的,一把从方以律的手中将早餐抢过来“你不敢吃是吧?你不吃,我吃。”

 既然他这么柏死,就让他饿死算了。若芽大口咬三明治、大口喝果汁,气愤的模样就像嘴里嚼的不是火腿,而是方以律。她这样很可怕耶!

 “你生气啦?”她不讲话。“你别生气啊!事实上,你也别怪我多疑,是你自己一向表现得很爱钱,对我很坏,所以你难得对我好,我当然会觉得怪。”

 “我一大早就起早餐耶!你不觉得开心,还怀疑我。”“对不起。”“只说对不起哪够啊!我这里受了伤。”若芽用力地指着口,脸皱得紧紧的,一副她很心痛的模样。

 “我甚至为了早餐,还被刀子划破一个刀口子,你看到没有?”“在哪里?”他急着抓着她的手指头找伤口。

 “在这里。”若芽委屈地竖起手指头给他看。他帮她吹吹,帮她“秀秀”直说不痛了哟…他光是这样装模作样,若芽便很不争气地红了眼,觉得很感动。

 “方以律。”“嗯?”“你知不知道你光是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可以左右我的情绪?”

 “啊?”若芽在说什么?为什么口气突然变得哽咽?她在哭吗?方以律抬起头,便看见若芽笑得很苦。若芽怎么了?看到她这个样子,方以律的心像是被撞了一个大,心里也跟着苦苦的。

 “你别伤心啊!你要我吃,我就吃嘛!”拿起若芽手中咬过的早餐,方以律—点都不介意那是若芽吃过的,里头可能有她的口水。他大口咬下,笑得很假,他很努力地想讨若芽心。他不知道他愈是这样,若芽就愈是喜欢他。

 “你别对我这么好,因为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想对我好才对我好的。”事实上。他对她好,纯粹只是因为她长得像他大嫂,她明白、但她的心却仍无可救药地爱上他。

 “不,你还是对我好好了,虽然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我才想对我好的,但我还是想要你对我好。”

 呜…她怎么这么不争气,就连不属于她的温柔体贴,她都想占为已有,她觉得自己好丢脸。

 她扑向方以律的怀里,哭得好伤心。方以律不懂若芽的情绪怎么说风就县风,说雨就是雨的?前一刻,她还好好的,怎么下一秒钟,她就泪如雨下,哭得好伤心、她难过?

 她到底是怎么了?方以律不敢问,只能搂着若芽,拍拍她的背,要她别哭了。

 他好温柔、好体贴,那一直是若芽想要的感觉,但她心里却十分明白,他之所以会对她这么好,不是因为她,但,她还是很感动,怎么办?“呜…方以律…”她边哭边叫他“我当你的女朋友好不好?”

 “傻丫头,你不早就是我的女朋友了吗?“我不是说那种假的女朋友,是真的那一种,因为我喜欢上你了,而且是好喜欢、好喜欢的那一种!

 怎么办?你喜欢的又不是我,可是我却无可救药地栽在爱情里,你对我好,让我又欢喜又痛苦,你告诉我,我该怎么么办?该怎么办…”若芽哭得好凄惨。听了她的话,方以律的心就像被雷打中似的。

 若芽喜欢他,而且还是好喜欢、她喜欢的那一种!怎么会?他们不是说好了,两人的关系只是假装,只是契约而已吗?

 他们两个连手牵手,他都得给她一千块,这样锱铢必较的感觉叫喜欢?而且还是好喜欢、好喜欢?“若芽,你是不是搞错了?”

 “怎么会搞错!我看到你,心就会觉得好痛好痛…”“心会痛?不是好喜欢、好喜欢?”

 “看到你苦恋着另一个女人。我的心怎么会好喜欢好喜欢?当然是好病好痛,痛得快不过气来。你懂不懂爱情啊?”

 “我本来以为我懂,但,一遇到你就不懂了”她的爱情来得好快,前一秒钟还说讨厌,下一秒钟就说好喜欢,她的心,他怎么可能摸得清楚明白,怎么可能会懂!

 “总之,你就是不喜欢我,不喜欢,你就直说了,干嘛说不懂?”若芽凶巴巴的,一点都不像恋欣。

 方以律不懂,明明不同的两个人,为什么大伙会觉得她们相像?  M.swSWxs.COm
上章 被爱打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