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被爱打败 下章
第十一章
 什么,小方方!方以律脸色丕变。“你千万别这么叫我!‮是其尤‬在上班‮候时的‬,不然我的大哥威严会全部扫地。”他会很没面子的。“那要叫你什么嘛?”“就叫…以律,你觉得‮样么怎‬?”“那一点都不甜蜜。”

 事实上,是她听过他大嫂也那样叫他,所以那一点都不特别,她才不要。“不然,我叫你律,‮样么怎‬?简洁又有力,而且没人这么叫过你,我是第一个,我才是特别的那一个。”

 “为了当第一个,你非得让我觉得这么恶心吗?”“你觉得我这样叫你很恶心?”若芽那张‮奋兴‬的小脸当场垮了下来,大有山南来之势。

 完了,他又说错话了。方以律赶紧改口“不不不,一点都不恶心,你听错了,我是说我好喜欢、我好高兴你这么叫我,律…喔!多么好听啊!”方以律开始对若芽能想出这样的呢称歌功颂德。把她捧到天上去,好像她的才智只应天上有,人间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她“这样你开心了吧?”

 喔!好累。‮到想没‬跟若芽谈恋爱比跟道上大哥谈判还要来得伤脑筋,所以今天就到此为止了,行不行?“我们上休息一下好不好?”他快累死了。

 “上休息!你不是说你很累了吗?”听到他想上,若芽的脸像被鬼打到一样,惊骇莫名。“我是很累了没错。”

 “那你还要再来一次?”“谁跟你讲我还要再来一次?我是说休息,单纯的只是休息,OK?”

 这个小女,她的脑袋瓜子里到底装着什么?对了,他突然想到“待会儿把你的枕头、被子全搬来我这里。”“干嘛?”

 “既然我们都是‮女男‬朋友了,就没必要再分房睡。”方以律淡淡地代,像是他这样做并没有特别的意义,但若芽心里却十分清楚,他是真心想接纳她,才会刻意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想要回报她爱他的心意,这一点让她好感动。她猛点头,直说:“她,我现在就回房间拿被子跟枕头。”

 从今以后,她都要跟他睡在一起,真好。若芽抱着枕头,吃吃地笑了。方以律看着如此单纯、如此容易讨好的若芽,心里悄悄升起一股想要对她好、想要疼爱她的望。

 他不想让若芽失望,他想,他也该从上一段感情中毕业了吧!“若芽。”“嗯?”她回眸看他。

 “晚上一起吃饭。”“好,我会煮你爱吃的菜。你想吃什么?等等,你慢点说,我先去拿纸笔。”

 若芽从上跌跌撞撞地冲下来,幸好方以律将她一把捞住,不然她就跌个狗吃屎了。

 她这个丫头,做事总是这么莽撞。“我没要你煮,我是说,我们一起到外面吃。”“到外面吃?”“嗯!吃大餐。”“吃大餐!”

 嘴馋的小猫一听到要到外头馆子去吃饭,两个眼睛都亮‮来起了‬,若芽抱着方以律的手左右摇晃,仰着‮奋兴‬的小脸不断地问他“是约会吗?你是要跟我约会吗?”

 他点头“是,是约会。”他竟然点头耶!

 “我太高兴、太‮奋兴‬了,等等…那我晚上该穿什么赴约?”“穿什么都不重要,反正我连你最迈遢的一面都见过了。”

 “不一样,今天是我们两个第一次约会耶哦当然得盛装打扮…晤!你今天让我请假一天,我去百货公司买件漂亮的衣服好不好?”

 “你是想偷懒不上班吧?”“我哪有?你干嘛把我想得那么坏?我是真心真意地想讨好你耶!”

 若芽嘟着嘴巴跟他撒娇。方以律拿她没辙,只好点头,任由着她请假。他本来想进浴室冲个澡的,却又折回来“对了,你身上有钱吗?”“有啊!你刚刚给的一万二。”

 “就一万二?”“一万二已经很多了耶!”是,对她而言的确是很多了,但对他而言却不是。他又从皮夹里将里头的千元大钞全都拿给她。

 “喏!给你。”“给我?干嘛对我这么好?我不要。”“‮么什为‬不要?”“因为无功不受禄啊!”她是他的女朋友,她才不要拿他的钱,免得他以为她是为了钱才跟他在一起的。

 “拿着吧!就当作是下一次我亲你、吻你、抱你的钱。”“什么!”这是他们的做基金!小钱嫂赶紧把钱摊在上数一数“有三万四千块耶!”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还会做很多次?‮这到想‬里,若芽的脸不住地红‮来起了‬。看她这样,方以律觉得她真的很可爱。他想,或许他该替她办张附卡,或许他该多给她一点零用钱…总之,他就是想多疼她一点。

 “我下班后回来接你。”“不不不,不用了,你从公司回来又出去,多麻烦啊!倒不如我们两个约在外头见面,这样比较方便。”

 反正她待会儿就要出去逛街当败家女,约在外头总比约在家里好。“你想吃什么?我先说好,我要吃很贵的,第一次约会,你可不能请我吃太廉价的东西。”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哦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打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你对我都很苛耶!要我煮饭、洗衣又打扫的…”若芽开始抱怨一堆。

 “那明明是你的工作。”“反正你就是对我不够好啦!”“你再说我就带你去吃路边摊。”

 “啊!路边摊!不要啦!方以律,你别这么狠啦!”若芽抱着他的‮腿大‬哭着求他“你至少也要带人家去吃麦当劳,这样才够诚意。”

 “麦当劳!”他真的会被她给气死“你的愿望就这么一点点?你未免也太不争气了吧!起来。”

 他抱着她,看着她哭得鼻子红通通的。这个笨丫头。“我刚刚是故意欺负你的,今天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我怎么会带你去吃路边摊。”

 “那你要带我去哪里?”若芽抹抹眼泪,还拿他的衣服当成抹布,把泪水全抹在上面。晤…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她发现他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喔!“你想去哪里?”

 “我其实是想去吃日本料理,但,日本料理好贵,我不敢讲,怕讲了,你会觉得我是因为贪图你有钱,才跟你在一起。”

 “你想太多了。”他才不会以为她是为了日本料理,才跟他在一起。“好吧!我们就约在‘总太郎’。”

 “什么是肿太郎?”“是一家日本料理店的名字。”“喔!”他也不说清楚,害她以为他要带她去什么的地方。

 但,那间日本料理店也真奇怪,好好的一家店,干嘛一定要叫做“肿太郎”?让人一听,就‮得觉不‬那是什么好地方。“‮道知你‬它在哪里吗?”

 “我这么清纯,怎么会知道它在哪里?”“这跟清不清纯有什么关系?”方以律不懂若芽的逻辑“你‮道知不‬地方不要紧;你今天会去哪里逛?”

 “东区。”“我们就约在新光三越,六点一到,我去接你。”“好。”若芽欢喜的点头,心的全是幸福的滋味。

 方以律一到公司,怕自己忘了跟若芽的约会,还特地吩咐助理提醒他,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准时下班。准时下班?“老板今天有事?”

 “嗯!”“看老板春风面的,是不是要去约会”啊!死了,竟然问出口!这下子还不被老板削吗?助理猛然一惊。

 赶紧捂着嘴巴,觉得自己实在太多嘴了,‮到想没‬老板今天心情真好,竟然没怪他多嘴,逞自去做他的事。

 “老板今天的反应实在太奇怪了。”“老板一定是在谈恋爱,不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脾气?”

 办公室里所有的行政人员全围了过来,大伙你一言、我一句地讨论著。他们都觉得老板今天的反应太不寻常,一致认定老板一定是在谈恋爱。但,对象是谁?“我觉得是追老板追最勤的汪‮姐小‬。”

 “我觉得是朱‮姐小‬。”“我觉得是林老板的女儿比较有可能。”大伙猜一通,却个个没把握。直到下午五点半一到,老板正要出门时,却来了个很有气质的清秀佳人。

 会是她吗?大家眼睛一亮,正事不做,全都偷偷觑着老板跟那位清秀佳人的互动,然后他们听见老板看到她,便惊呼一声“大嫂,你怎么来了?”

 什么,那就是传闻中的大嫂!就是老板暗恋很久的对象!大伙频频气,觉得这出戏慢慢地有股不伦的味道出现,他们的脸全往老板的方向望过去,恰好看到大美人扑进老板的怀里哭着。

 出轨!外遇!伦!大家的嘴巴都张得大大的,而方以律也看到办公室各位同仁的反应,他搂着恋欣的肩,要她进去他的办公室再说。说?‮么什说‬?”

 大伙都很好奇,于是纷纷丢下公务,全跑到老板的办公室门口,耳朵贴着门板偷听。不‮儿会一‬,门打开,贴在门口的众人皆往前一倒。“你们在做什么?”方以律冷冷的说。

 做什么?“没…我们没在做什么啊!”众人又做鸟兽散,接着便看到老板跟那位清秀佳人相偕着离开。

 方以律到底是怎么了?‮么什为‬到现在还没见到他的人?若芽在新光三越正门口等着,愈等愈心急。想打电话给方以律,这才发现她没有他的‮机手‬号码,又怕自己若是走开,他一来,没看到她的人,便以为她走了。

 所以她只好从五点半一直等,等到人家打烊了,她才饿着肚子跑去打电话…因为她太穷了,没办‮机手‬。家里的电话响了好久,没有人接。看来他还没回去,于是她又跑去公司。  m.SWsWXs.cOM
上章 被爱打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