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被爱打败 下章
第十三章
 “我晚上会回来吃饭。”“是吗?”一听到他晚上会回来,若芽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神又活了过来“那我你爱吃的咖哩饭等你回来。”

 “嗯!”方以律飞快地点了个头,便急急忙忙地出门了。他连回头看她一眼都没有!在方以律的心里,他大嫂始终比她还来得重要…

 若芽又在自艾自怜了,她甚至在想,如果她怀了方以律的孩子,那么她的胜算是不是比较大一点?因此,当天晚上方以律回来,便看见若芽穿得很少的在等他。

 “若芽,别这样…”方以律将若芽的手抓住,不让她的手在他身上游移。他是人,但也有兽,若芽如此‮逗挑‬他,他会想要,可问题是,他总觉得自己还没爱上若芽,就不该一直占她的便宜。

 “这样你会吃亏的。”“我并不介意啊!我想要你抱我、想要你亲我。”若芽大胆地拉着他的手到她的‮腿大‬内侧里,让他摸摸她。“求你抱抱我…”若芽骑在他的手指上,不断地动着‮体身‬,让他可以感受到她的火焚身。

 “你摸摸看,我是不是很了?”若芽强忍下羞的感觉,强拉着方以律的手探进她的底里。为了这一刻,在他还没回来前,她将自己,把自己得情高张。

 “你摸摸看…”摸摸看她的小是不是已经答答的?若芽红着脸,硬牵着他的手覆在她的部上。她果真已经透了,只是…

 “你怎么会这么?若芽的反应就像是梢早已被人狠狠地抱过一回似的。“我…想要你…而你还没回来,所以…我…我拿着你的上衣抱着,想像那是你…”她用他的上衣自己的核,想像那是他的手、他的舌…着,她就了。

 若芽目光闪烁,看向被她丢在客厅椅子上的上衣。方以律随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找到那件他最钟爱的衬衫…那是他早上回来时下的,而她居然拿它去自渎!方以律将那件上衣从椅背上拿过来。

 “不要看!”若芽觉得好丢脸,想把自己羞的证据给抢过来。但方以律比她高大许多,她慢他一步,那件上衣早在她行动前,就被他拿在手里端详着,他上衣左下摆明显的有一圈印子。

 他拿起来闻,那是属于若芽的味道。项就是拿这件上衣摸你自己的…”方以律的脑中不受控制地想像那个画面“你是在这边做的…”就在客厅、在这个地方拿着他的上衣抚她的核!“你别这么看我…”若芽觉得快丢脸死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要脸?你都不要我了,我却一直想着你、爱着你…但,我控制不了自己啊!

 我也很想叫自己别爱你爱得那么深,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我能怎么辨?我只好很不要脸地拿着你的…你的衣服,把它当成是你,我想你的时候就抱着它,想亲你的时候就亲亲它…所以你抱我吧…我…我想要你抱我…”

 若芽不顾羞地将他的大手往她凹里头按,让他修长的手指陷在她的细里。他摸得到她的热情,摸得到她想要他的望了吗?“再进去一点…”

 若芽将自己的内拨到一旁,让方以律的手指可以顺利地进到她的小里,若芽‮腿双‬一夹,便将他修长的手指紧紧地夹在她的两片花中间,他手指一勾,就能摸到她感的花核若芽娇着,双手无力地攀在方以律的脖子上。

 “再进去一点…手指…再深进去一点。”她踮着脚尖,双脚隐隐地发抖着。在方以律手指的拨下,若芽的花顺着壶往下倾,一路沿着花道滑向他蒲扇似的大手滴到地板上。

 “啊…”他的手指动得好快!若芽的‮子身‬剧烈地颤抖着,嫣红的首变得又硬又翘,尖尖隔着她衣的布料磨蹭着他。

 若芽将方以律推倒在地,她好想要好想要强烈地占有他。她的手慌乱地解开他衬衫的扣子,一边解着,一边吻着他厚实的膛,而她的部就跨坐在他的下。

 她动情的水透底,沾染到他的西装上。若芽手忙脚了他的长,隔着他的三角纯白内亲吻他‮大巨‬的望。

 他变得好大、好热…他是不是跟她一样也很想要?若芽隔着他的内,将他的望深深地含进嘴里。

 “若芽…再深一点…”方以律激动地将十指进若芽的发间,将她的头更往他的下按。若芽边吻着,边将他的底下来,单手握着他赤红的望,上下套着,并用舌尖快速地着他笠头上的小

 方以律动情地出透明的汁,若芽还卷起舌头,将它掬起,含进嘴里,再蒋它抹在他整望上头。他发的望因此变得闪闪发亮,赤红的望转为深紫,更加硬且狰狞。

 若芽下内,坐在方以律的下,用她温热、滑的两片花将他整望给包住,前前后后地套着。

 他昂藏的望随着她的动作一次又一次地撞击她充血且感的花蒂,而从她小出的水则顺势到他的长上,滋润着两人合的地方。若芽、若芽…”

 方以律一边低吼着她的名字,一边推高她的‮衣内‬,两手捧着她的双捏着。“不…我快不行了…”若芽气吁吁地骑在方以律的身上,不断地摆肢,她觉得自己快达到高了,可是他却还没真正进到她里面。

 她强忍着快要升天的感觉,硬是将手伸到两人合处,将他的望给扶着,对准自己的口,她一寸寸地滑进,将他整合进她‮体身‬最深处。

 “啊…”若芽足地叹喟了声。她俯在方以律的身上,部一上一下地任由他的热铁在她体内戳进出,而她的部就在他的膛前。

 她的脸刚好枕在他肩窝上,她吐出来的每一口热气都吹在他感的脖子上。方以律忍不住将双手按在若芽的部上,更加用力地往下,让他可以刺得更进去些。

 “啊…”太深了!若芽惊着。而她一惊,她的小便收缩得更厉害,她的软将他的望掐得紧紧的,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它便箝着它,让它几乎要出来。

 方以律十指紧紧扣住若芽的部,将她两片臂办掰得开开的,他的食指顺着她的细,从她口溢出的汁中沾了一点,来到菊前,抚着她后庭的感。

 “不…别那里…那里好脏…”若芽挣扎着想甩开他的手指,但,她的花里头却卡着他发的望,她根本走不开,她只好抓住他的手,求他别了。

 “我快要出来了…”“那么就出来吧!”他用他火热的望往她深处一顶,告诉她,他会用他这个接住她热呼呼的汁

 “来吧!”他更用力地往上刺,不断地用他灼热的去顶她最感的。那块

 若芽受不了了,腹部紧紧的一缩,高来了,甜腻的汁从她腹部大量窜出,兜头冲刷在方以律火热的望上头,同时,方以律也达到顶点,就在她的花往下窜之际,他浓稠的白浆也往上

 她的甜腻与他的浓稠混在一块,顺着两人合处缓缓地到她的中,他的手伸到后头,揩了一把两人的水津,将它抹在她粉的‮躯娇‬上,让她的‮体身‬充他们两人的味道。她好香好香…方以律用舌头将自己刚刚抹上的汁—一尽。

 ***“为什么要这么做”当情过后,方以律躺在上,始终想不透若芽明知道他的心不在她身上,可她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勾引他?“你只是得到我的‮体身‬,没得到我的心,你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但,你的心一直不在我身上,这不是我不甘心就可以改变的事实,所以留不住你的心,我愿意退而求其次只留住你的人,反正你跟你大嫂这辈子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不是吗?”

 “因为我跟恋欣这辈子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你才会甘心忍受屈居第二的位置?你晓不晓得你这样很傻?要是你因此怀孕了,怎么办?”

 “我如果怀孕了,我会养他、我会爱他,你不爱我们‮子母‬俩没关系,想你的时候,我会跟儿子说我有多爱你,你不必觉得有压力。”她知道他好爱好爱他大嫂,他这辈子不可能忘掉她。

 “如果你想去夏恋欣那里,你就去吧!不用顾虑我的存在,你只要在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到我身边,我当你的避风港,我当你的发筒,我可以专收夏恋欣不要的情绪,我可以很爱很爱你却不求回报,真的,所以你别讨厌我…你别皱眉头,你一皱眉头,我便不住要猜,你是不是觉得我的爱很烦人?我会担心我是不是令你不愉快了?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可以说出来,要是觉得我太烦人,那么…那么…”  m.SwsWxS.COm
上章 被爱打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