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孽两相欢 下章
第一章
  “手,该这样放…蛔儿…”马背上的男人一手握住缰绳,令另一只大掌包覆着慕依蛔握弓的手,暧昧的‮擦摩‬。

 热热的呼吸呵在女孩儿粉红的小耳垂上,‮逗挑‬的探出舌尖轻轻,发出啧啧的声音。

 “怎么,都这么多次了,还没记住?嗯?”“琥哥哥…不要…重…”女孩儿软软的靠在身后男人的怀里,晶亮的大眼里水汽朦胧。

 小手早已拿不稳弓箭,柳被一只有力的臂膀圈住,衣襟凌乱只能遮住口处,出一边雪白的肩膀,而随着急促的呼吸,前的两团浑圆若隐若现。

 “不要?”穆琥──也就是慕依蛔口中的琥哥哥,低下头,轻轻啄吻着女孩的香肩“好,那就依蛔儿了。”说着,反手接过她手中的弓,却在收回时刻意放缓了速度,有意无意的‮擦摩‬过她口外的肌肤。

 “嗯…凉…”铁器冰凉的触感让小人儿微微瑟缩,轻轻仰头呻了一声。前的红梅遇冷一颤,骄傲的起,圆滚滚的,随着上下起伏的部,不断与布料的边缘‮擦摩‬,没过多久,丝质薄衫上就凸起了两个小小的点儿。

 “琥哥哥……”酥麻的快,带出小人儿一连串的娇呼,似呻撒娇般,的男人心的,无力的小‮子身‬也因为男人的松手而向前俯啪下。男人随手将弓箭扔在地上,大掌重新揽上身前人的,隔着布料‮擦摩‬着女孩感的部。

 “嗯……”怕的想要闪躲男人的逗,却只能更深的躲进男人的臂弯里,手儿软软的扶住不规矩的大手,小口不断息,胡乱的吻着上方不断滚动的喉结,讨好的轻着“不要……琥哥哥……蛔儿…”

 “蛔儿,哪里?”男人的舌尖划过女孩儿精致的锁骨,留下一道晶亮的水痕,大手用力,将女孩儿的半褪衣衫扯到间,的雪立刻弹了出来,晃了男人的眼。

 仿佛受不住勾引般,穆琥屈指弹了弹粉红的尖儿,问道:“这里?”满意的勾起一抹笑,随即张开大掌,覆上一边的丰盈,用力按“还是这里?”

 “啊…”丰雪白的立时从古铜色的手指间溢出,一颗嫣红的小花蕊,也跟着被挤出了一半,感的褶皱‮擦摩‬着男人糙的手指,怯生生的颤抖着。

 “啧啧,还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啊,蛔儿…”靡的画面,染红了男人的眼,忍不住就着姿势一口住小人儿的锁骨,手上动作不停。

 “琥哥哥…不要…”微微的疼痛唤醒了小人儿的神智,意识到现下的处境,脸一下子羞的通红,喃喃的推拒出声,却又舍不得前传来的阵阵快,忍不住将柔软送入男人的掌中。

 “不要?”不让小人儿离开马上,就着她跨坐的姿势,男人将她的‮子身‬转了个角度,让小人儿半倚在自己的臂弯里,俯身撬开她的瓣,长舌直接探入,扫搜刮每一寸甜蜜。

 “为什么?”男人边吻边问,一字一字的哺进她的口中。马背上,娇小的女孩儿完全陷进男人的怀里,仿佛被干了力气,人的呻全被男人用舌封住,只能软绵绵的由着男人上下其手。

 男人的离开小人儿的瓣,向下游移,低头住小人儿一边的尖儿,用牙齿磨蹭,轻咬拉扯。一手四指按着小人儿另一边的丰盈,男人恶的并起虎口夹住硬硬的红梅,来回

 因为长年练武的关系,穆琥的虎口处长了一层老茧“啊…”前的感传来一阵疼痛,夹杂着酥麻,小人儿受不住的轻唤,小‮子身‬也不停的扭摆,似逃脱又似合着男人“琥哥哥…不行…有人…”

 “蛔儿还没告诉琥哥哥,为什么不要啊…”男人解开自己的风衣铺在马上,抬眼,看向小人儿,舌尖惑的探出,轻自己的瓣。

 然后,在小人儿的注视下,轻轻亮肿尖儿。一只大手也跟着向下,就着小人儿跨坐的姿势,轻而易举的就按上那处软,隔着一层布料,就摸到一抹濡“啊…不要…”

 小人儿一声娇,小‮子身‬‮动扭‬的更厉害。“都了啊…”男人不不理会小人儿的挣扎,自顾自的并起两只来回滑动,感受软阵阵搐。

 香甜的水汩汩而出,打了亵,染上了他的手指“真,小东西,只是隔着布料摸摸,你就透了…”

 “嗯…琥哥哥…不要说…”小人儿通红的小脸不停的摇晃,贝齿轻咬着瓣,到口的呻仍然止不住的溢出。

 柔软的肢不由自主的向上动着,主动上男人的手指。“为什么不说?嗯?”穆琥看着小人儿的模样,眼神一沉,嗓音变得低哑。

 “睁开眼,蛔儿!看着我!”看着慕依蛔是情的眼神,穆琥重重住小果儿,向上提拉,并用牙齿轻咬,反复啃噬,手指也隔着亵,重重顶进小人儿的泛滥的水恶的微微分开,扩张着紧致的内壁,来回不断戳刺。

 糙的布料按过软软的媚的内壁一个紧缩,将手指绞的丝紧,而男人的手指随着送竟然还略微曲起,来回碾每一寸感。尖儿还被男人重重的着,带来阵阵又痛又舒服的快

 “啊…”小人儿‮子身‬高高起,眼儿紧闭,嘴里发出一声细细的尖叫。小儿剧烈的收缩动,大量滑的水从深处出,透过淋淋的布料,顺着手指,顺着古铜色的手腕,丝丝泻,打了坐下的马鞍。

 男人慢慢出自己淋淋的手指,轻轻涂上小人儿的红,逗着她伸出舌尖无意识的来回,然后将手指一喂入。

 享受着手指被温暖的口腔包围的快,男人忍不住吐出嘴里的尖儿,直起身,扯开小人儿的亵,让透的花朵直接暴在空气中。

 “嗯啊…”失去男人温热包围的尖儿,被微冷的空气刺的越发硬漉漉的‮身下‬被风一吹也传来一阵瑟缩,又涨又痛的感觉让刚刚高过的小人儿受不住的‮动扭‬,小手儿扯着男人的衣襟“琥哥哥…我、我们回去…再…好不、好…”一句求饶的话说的七零八落,娇媚的声音里夹着一丝哭腔。“这么、这么软…”仿佛没有听到女孩儿的求饶,男人紧紧盯着眼前的美景,低低赞叹出声。

 伸手按了按小人儿扔在搐中的花瓣,毫不意外沾上了一手滑腻。轻轻弹开两瓣贝,拉得开开的,分别用食指和无名指住,出里面不断搐的花口。

 刚刚高过的花已是红肿不堪泥泞一片,紧闭的小嘴儿一张一合间间仍然挤出一道道透明的水仿佛感受到男人的注视般,不停的微微颤抖,好不可怜。靡的画面,瞬时染红了穆琥的双眼。

 “真可怜啊?这么饿…”他忍不住伸出中指在小儿周围轻一下重一下的来回搔刮,然后肆的挑起起一抹银丝,拉得长长的,着的低叹“真,小东西,你知道吗,下面那张小嘴儿,都馋的口水了…”

 “啊…不、不要…说…”小人儿摇晃着小脑袋,十个白玉手指已经团成了十个小结儿,紧紧地抓着男人的衣襟,嘴里如受伤的小兽般低低呜咽着“琥哥哥…不、不要…会、会有人…”

 “不要说?”男人挑眉,将漉漉的大手移到小人儿的眼前,并恶的微微张开手指,拉出道道靡闪耀的银丝“这么,这么媚,还不让人说吗?嗯?”说罢,并起两手指,毫无预警的重重捣入小,快速起来。

 “听听,你下面的小嘴儿的叫起来了…小蛔儿…一说到会有人看,你好像更感了呢…”男人恶的扯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还真是个小娃…”

 “啊…”突然被贯穿小人儿尖叫出声,‮子身‬软软的向后倒去,正好落入男人的臂弯里,得高高的,正好方便了男人的进出。

 “嗯啊…琥哥哥…那里…不…”对小人儿的感点了若指掌,男人每次进出,都会弯曲手指,用指甲挑搔刮着内壁上方的一处软

 感点被一一碰触到,小人儿烈的搐着,大量的水随着男人的潺潺出,滴滴答答的,洗的身下的马鞍一片晶亮。男人的手指每次都尽没入,再旋转着推出,搅动每一丝媚,仿佛要把每一道褶皱都撑开才罢休。

 “这么饿?”男人玩味的说着,手指在一次彻底贯入后就静止不动“馋嘴的小猫儿,难道昨晚儿他们两个都没喂你吗?嗯?”

 “嗯…琥哥哥…”小人儿无助的轻唤着,小嘴儿微张,小‮子身‬娇娇的‮动扭‬,十个白玉脚趾拧成了十个小结儿。腿敞的开开的,暴在空气里。风时不时窜进火热的小,带出一阵冰凉,让内壁动的更加厉害。  m.SWsWxS.coM
上章 妖孽两相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