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孽两相欢 下章
第三章
 小‮子身‬被男人大幅度的顶撞,摇摇晃晃的悬在马上,前的丰盈大幅度的晃着,颤颤巍巍的横过一只手臂挡住柔软,另一手害怕的抓住男人的手臂,何不拢的红发出一声声呻,那放的娇俏模样,几把穆琥疯。

 感受小中越来越绵密的动,男人闷哼一声,大手向下忍不住探向前端的丛林,扯着身前人淋淋的发“嗯…”微微的疼痛感,更加化了她体内的情,小儿忍不住一阵急速收缩,给男人带来更深的快

 “小娃,再紧一点啊…”男人低吼着,动的更加迅猛,每一次都旋转着狠狠贯入小人儿的小,直接感的子口,然后再迅速出,每一次,的青筋都狠狠刮过敏感的壁。

 “啊…琥哥哥…好舒服…”小人儿仰着头放的呻,大眼儿舒的闭起,一丝晶亮顺着无法合起的角滑落。男人硬如石子的囊袋随着的进出击打着小人儿的,大片大片的水不断洒而出,两人合处一片泥泞。

 “嗯哈…琥哥哥…那里…”突然,在男人碾过某一点时,小‮子身‬一个颤抖哆嗦,小咬的死紧,十个手指紧紧的掐住男人的手臂。

 “这里?”男人得意的笑了起来,臂膀上传来的疼痛更加化了他的情故意顶着那一点,仔细研磨,反复,仿佛要把那处褶皱彻底抹平。

 “啊…那里…好麻…”小人儿尖叫,带着一丝哭腔,小里泛起一阵令她害怕的酸麻,水大量涌出,小‮子身‬不住颤抖着,小脚儿不断蹬,十个脚趾头紧紧蜷住“琥哥哥…那里、那里…不行了…要坏…坏掉了…”

 “哼哼,小娃,就是要坏了才会…”男人扯开一抹肆的笑,几近残的捣入连连搐的小儿,次次挤开闭合的子口,甚至还在往里捣着,仿佛要把身上的人儿给彻底贯穿。

 “呜…”小人儿哆嗦的已经无法说出话来,只能哀哀呻低泣,乞求着男人能够放过自己。可怜柔软的样子,染红了男人的眼,让他更想狠狠的‮躏蹂‬眼前的可人儿。

 “真美啊…小娃,低头,看看你那里…快!”男人故意放沈了声音,在小人儿耳边低喃着“低头,看看你,有多,多美…”

 低沉的声音蛊惑着慕依蛔低头,一下就羞红了双颊“琥哥哥…”两人黑色的丛林上是白沫,敞开的‮腿大‬间一片泥泞,紫红色的是晶亮的水。

 红肿的贝像一张小嘴一样,在每一次入时,都紧紧的着,在出时,又恋恋不舍纠

 好羞啊…小人儿脸颊通红,自己竟然在马上和琥哥哥…怯怯的看着硕的飞快的进出着自己的娇“不行了…琥哥哥…”

 想要合起,‮腿大‬却被男人用力钳制住,分开到最大。靡的画面让她舍不得移开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琥哥哥的青筋发的一次次彻底出,‮大巨‬的蘑菇头上沾靡的白沫。

 然后,一次次撑开自己紧缩嫣红的小口,硬如石子的囊袋随着起伏,狠狠击打感的花儿,甜水不断洒而出,男人掐着自己腿处古铜色的大手,早已晶亮一片…

 视觉上的刺,令她小感的一个紧缩,夹的男人猛一口气“再紧一点啊!小娃,真想把你干坏去!”嘴里说着,连连几下重捣,在丛林里‮逗挑‬的大手也准确无比的掐住立的花核,连连屈指重弹。

 “啊…琥哥哥…蛔儿…要、要坏了…嗯啊…”小人儿疯狂哭喊,过多的快让她昏眩,水绞的死紧,大量水兜头淋下,浇上男人肿到极致的

 “嗯…真…再紧一点…就来了…”说着,男人一个,重重捣入,抵着小人儿的子,一波波滚热的男而出。

 “嗯…琥哥哥…”仿佛被烫着了般,还在高余韵中的小人儿再一次被推上高,水儿急促的动挤,全身泛起一层人的粉红,小‮子身‬受不住的紧紧缩成一团,娇娇的抖动。

 过了许久,蛔儿才软了下来,无力的趴在铺着风衣的马背上,娇媚的息不住溢出小嘴儿,高过后格外酥软的水儿,温柔的着男人刚发过的望。

 “琥哥哥…出去啊…”慕依蛔扭头看着男人,喃喃的唤着,红着脸儿不敢看向男人,琥哥哥的壮还在自己的小儿里,尽管不如刚才那般,但还是把自己撑得的那感觉,好羞人啊…“出去?那去哪里?”男人的大手不规矩在小人儿感的脊背轻抚,看着小人儿受不住的轻扭,男人满意的扯开一抹笑,靡的说着“蛔儿…你那里明明很喜欢的…好热,好软,得琥哥哥好舒服呢…”

 “爹…嗯啊…”小人儿惊呼,小儿忍不住的收缩,挤着体内的,想要把它推出去…却害怕的发现,随着自己的呼吸,那竟然逐渐硬起来,硬的刮着内壁,酸酸软软的麻再一次泛起…

 “呵,琥哥哥的蛔儿,还真是个娃娃呢…瞧,轻轻一碰,就有感觉了…”男人大手向前,用力掐住小人儿的红梅,刺痛让慕依蛔又是一阵低“不、不要说…琥哥哥…”

 “为什么不说…”男人俯身趴在小人儿身上,濡的吻一个接着一个落下“蛔儿的小方才,饿坏了吧,才一次,怎么够呢…”说着,自己坐起身,留下小人儿趴在马背上,缓缓退出只留下圆端撑着薄薄的小口。

 随着望的离,带出一摊靡的体,染红了男人的眼。穆琥抿,一手圈住她的‮腹小‬,然后一手扯着缰绳,两腿轻夹马腹,驱着马儿慢慢向远处走去。

 “才、才不是…琥哥哥…”小人儿被身下的颠簸震得惊叫出声,内壁一阵搐“啊…”男人瞅准时机,趁着马儿一次起落,狠狠的,将再一次起的入小人儿因为受惊而绞的更加紧致的小儿。

 “把我的那么紧?还说不是?嗯?小东西,真紧啊…”男人舒的眯起眼,喉结上下滚动,听着小人儿媚的呻

 一手控制着缰绳,让马儿开始小跑,另一手“啪”的拍上小人儿微微动的翘,留下五个红红的指印“你说,琥哥哥才喂完你多久?嗯?小娃,怎么,又饿了?”

 “恩…琥哥哥…不要…”恶的快和害怕织,小人儿受不住的轻哼,小‮子身‬收的紧紧的,琥哥哥真坏,明明、明明是他自己想要,还赖在自己头上…

 故意驱马在布碎石的小路奔走,男人不理会小人儿的言不由衷,的动作更加烈,整灌入再狠狠出,只留下圆滑的头撑着小儿口,来回勾动着薄薄的,让那处儿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随着男人进出的越发烈,的“啪啪啪”声不断响起,听在男人耳里,宛如天籁一般让他的情火更加旺盛。间,带出一片靡的白沫,粘在衣衫上,大量的水沿着马鞍一路滴落。

 “啊…琥哥哥…好…要死了…那里…”小人儿发出尖细的呻,‮子身‬软软的上下起伏,长发披散而下,覆盖着整个雪背。

 男人的每一次都擦过自己小人儿最感的那一点,反复碾,惹得她哀哀呻,然后再整灌入,‮大硕‬的圆端撑开紧窄的子口,微微的疼痛牵扯着不住跳动,包覆着男人的,宛如一张小嘴儿来回,舒的让男人一阵‮魂销‬,差点关失守。

 “小娃,怎么这么紧…”男人咬牙低吼,松开缰绳,只用‮腿双‬控制着马儿的速度,两只大手抚上雪,用力按,看着白腻的溢出指,忍不住狠狠一夹。

 “呀…琥哥哥…”蛔儿臻首轻扬,声音软软的夹着一丝泣音“痛…琥哥哥…用力…”“痛还要琥哥哥用力?小东西,你还真是啊…”大手反复按着瓣,向中间推挤,然后再狠狠掰开,紫红色的,黑色的丛林,血红的,晶亮的水,雪白的,古铜色的大手…全部暴在男人眼里,美的让他移不开眼

 着的盯着小人儿的股间,男人放慢速度,让紫红色的长一次次挤开血红的花儿,尽没入后在出,依依不舍的扯着小儿里嫣红的

 两片肿的花瓣紧紧贴在长的上,反复‮擦摩‬糙的表面,四周的被扯的薄薄的几乎成了透明,两人的黑色发上全是白沫,亮的水不断溢出,滴滴答答,打了一片。

 “快…快一点…用力…琥哥哥…好热…”男人突然放慢速度让小人儿体内火烧的更旺,仿佛要把她烤干的炙热让她害怕的求饶“小…琥哥哥…”

 掌控在男人手里的小儿也微微抬起,不住向后动,主动套着男人的。抬起小人儿的‮腿双‬,上自己的,让进的更深“怎么,忍不住了?嗯?…真啊…小娃…”

 大么指抚上中间紧闭着的小‮花菊‬,那里早已被水染得滑晶亮,薄薄的褶皱被用力拉扯开,小小的‮心花‬随着男人的进出一张一合。

 “你看,你这里,还会呼吸呢”…男人受不住惑的用么指抵住小小的菊蕊,看着褶皱感的收缩颤抖,手指旋转着试探探入。  m.sWswXs.coM
上章 妖孽两相欢 下章